头部logo

热线电话:4008099239 返回首页 收藏网站

天津贵金属交易所:转型现货挂牌 服务实体经济

更新时间:2017-01-06    浏览次数: 829

中国宏观经济面临的困境,不用时髦的供给侧或需求侧来进行总量分析,回归经济之本源,在相当程度上是由于微观层面上的激励机制出现了问题,激励扭曲造成的资源错配比比皆是,时刻拖累着中国的经济绩效。在大宗商品市场上,目前的监管思路过分强调交易模式审查,轻主体资质、投资者保护、价格操纵等监管之本,如同交警规定某人京沪之间往来只可自己开车,不能乘坐高铁或飞机,却不管此人开车时闯了多少红灯有过多少次违章,后果就是各式各样的大宗商品交易平台四面开花,主体良莠不齐,短期思维流行,劣币驱逐良币,可以说是激励扭曲的一个典型案例。在这样的环境下创新摸索发挥市场功能服务实体经济之道,颇有“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之感慨。不过我们坚信,具有全球竞争力的大宗商品市场对中国经济转型升级有重大价值,我们也坚信,监管理念的优化完善,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一定会到来。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芝加哥的CME被大众冠以骗子的称号,更被华尔街的精英们藐视如尘土,而今天,CME已是美国金融的图腾。向着伟大目标,前进前进前前进。

去年6月,中信集团控股公司天津贵金属交易所(以下简称津贵所)推出现货挂牌交易模式,将包括信息收集、资金往来、货钱流转等在内的一整套线下现货贸易流程和动作,全部搬到线上;截止到2016年底,津贵所在新模式下实现白银交收量944吨,有色铜9006吨,镍6300多吨。

这套现货交易交收系统,让所有现货市场的参与者不管身处何地都能通过平台查询或发布信息、完成交易贸易。

一边,公司或市场主体把符合交易所要求的商品信息、价格要求、仓储物流等信息予以发布,放在电子合同要约上通过系统进行展示,叫做挂牌;而符合资格的另一方,如对挂牌信息中的产品、价格、安排等表示满意,可以点它的牌,叫作摘牌;交易初步达成了一个电子合同后,就会进入线上的资金划转、货物交割等流程。

瞄准场外市场、明确挂牌信息、完善交收保障机制,津贵所目标明确:打造一个国内最大的在线现货平台。

“服务实体经济是场外交易市场发展的根本。”津贵所总裁苏宁说。

全国统一的现货大市场

2016年,在参加了津贵所一次现货企业讨论会后,贵研金属(上海)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世宇决定,加入津贵所成为新会员。

“白银交易的特点在于,价格波动幅度大、频率快,公司希望通过交易价差实现的利润或许5秒钟就不见了。”李世宇这样形容传统的线下现货交易模式,“很多交易经理紧盯盘面,要打很多个电话,这边先给客户打电话看这个价格能不能做,对方再去请示上级后给我回电话,耽误的时间很长。”

作为一家服务终端客户的深加工制造型企业,贵研金属的母公司贵研铂业是国内贵金属制造业领域的领头羊,李世宇一直在寻找一套线上操作模式,可以从交易定价开始,把付款、交易、交割等一系列过程全部通过电子化系统处理,所有收付款及交付货全部在线上留痕,在提升效率、降低成本的同时,把灵活的人为操作招致风险的可能性降至最低。

然而,国内的现货行业目前仍难以跳出“圈子交易”的模式,还是依赖于长期业务合作的熟人关系圈。这样一来,不但交易信息和资源难以匹配,且中间环节过多、交易程序过长、交易费用和成本过高、也会出现囤积居奇的现象。分割的市场很难形成有效率的价格与交易,从而阻碍了真正统一的现货大市场的出现。

“现货交割、定价系统、风险控制,是我选择合作交易所的三大考量因素。”李世宇解释说,是否有全国统一的交割仓库,报价能否保证公开、公平、公允、透明,可否在严格风控的同时兼顾效率,是他的要求。

最终,李世宇选择了津贵所。“比原来更规范、更透明、更向现货企业倾斜、更支持实体经济。”他用四个“更”总结津贵所目前提供的服务和过去半年间采取的变革。

在津贵所副总裁刘宇眼里,四个“更”的实现离不开一系列新动作:津贵所指定品牌、指定交收仓库、指定检验机构,以此作为交收的基础;任何货物放进仓库形成仓单后,才可以在交易所平台挂牌;交易资金由银行专户管理,交易数据由第三方托管备份,交易所没有权利来动用这个资金,所有投资者可以向数据托管机构进行查询;推出可回购交易,即允许摘牌方在指定期限内提出交收或回购申请;实行个性化挂牌,企业可根据自己产品特性在平台上自己灵活设定时间期限进行货物交割。

利用津贵所的现货挂牌模式,贵研金属先后与两家企业完成了40吨的白银交易。

改进空间依然很大。“希望津贵所能在现货交收、连续报价、指定牌等方面做一些改进,让交易更顺畅。”李世宇说,他建议津贵所尽快推出连续报价和指定牌——前者可以吸引足够多的竞价者参与,跳出熟人圈子;后者能指定交易客户,维持线下的关系,上下游合作企业加入的积极性会更高。

树规则去积弊

过去十年是大宗商品的黄金年代。国内大宗商品现货市场飞速发展,随之出现了不少风控体系不完善的事件,最常见就是开户公司“吃头寸”——客户在交易过程中亏损的资金,开户公司可以得到其中的一定比例。过去几年,政府重拳出击大宗商品市场,多省市监管部门要求整改当地现货交易所的分散式柜台交易模式。

“很多交易市场都在尝试转型,进一步对接实体经济,但转型的难度很大,对人、财、物各方面的要求都很高。从2014年开始,我们花了很大工夫研发新模式,借鉴了很多国内以及国外先进市场的做法,积极导入产业客户,希望能够实现贸易流通、仓储物流、融资以及风险管理等全套功能”,津贵所副总裁刘宇说。

对于津贵所来说,转型既是阵痛后的必然,也是主动的选择。

刘宇总结了改革前原有交易模式存在的两大问题:一是功能单一,流动性与风险管理、融资等综合服务功能没有有效对接,与市场以及与客户的业务实际有一定脱节,因而产业客户的兴趣和参与度都不大。二是会员结构不合理,原有的综合会员类型既负责发展客户、又要与客户进行交易,会有一部分自律性不强的会员产生诱导客户交易的行为,最终侵害客户的利益、损害交易所的公正公平。

现货挂牌模式改革后,津贵所的价格来自于现货产业的工厂、销售和最终用户之间的真实交易,对国内市场的参与者有了很好的指导作用,让交易所服务实体经济的功能更为强大;另外,津贵所取消了综合会员这一会员类型,将会员类型分为自营会员和经纪会员两类,前者参与交易但不接触客户,后者只开发客户不参与交易,从而有效隔离了投资者和会员单位之间的博弈风险,拆分了原有利益链条,最大可能地消除了会员和客户存在对赌的市场顾虑。

目前,津贵所有4万多名客户,40多家自营会员和100家经纪会员。入会条件中明确了对注册资本和股东背景要求,所有机构客户都需要一套严格的资质审查。

“除了风险评估和风险预警外,津贵所还对个人投资者设定了50万元的投资门槛。”刘宇说,这达到了国内最高的股指期货的标准,“我们希望有一定风险意识和相关投资经验的人来到市场上促进流动性。”

资源整合的未来

河南济源一家叫做万洋冶炼(集团)有限公司的行业龙头企业加入津贵所之后,吸引了同行河南金利金铅集团的来到,又带动了仓储物流企业的到来;而拥有两个贵金属仓库、白银物流运输在全国市场占有率超过三分之一的郑州明达货运有限公司成为津贵所指定的新增仓库后,又促进了津贵所现货交收体系的发展。

虹吸效应似乎已经开始显现。

“作为中信集团旗下的企业,我们希望能够发挥中信集团全金融牌照的优势。”苏宁说,贯通全产业链、发挥协同效应,津贵所将迎来一个资源整合的未来。

李世宇坦言,在选择津贵所之初,中信集团的背景也被他考虑在内。“这会增加我对交易所风控的信心。”他说,“未来,津贵所可以利用一整套的金融牌照做很多事情,譬如仓单的质押,又譬如利用平台上的交易数据建立客户资信数据库,来作为贷款的依据。”

去年10月,天津贵金属交易所与上海自贸区大宗商品跨境金融服务平台相关建设方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在仓库系统互连、仓单管理和增值服务、跨境商品交易支付融资等方面展开合作,这次合作也是津贵所逐步建立自有仓单信用体系的开始。来自上海的第三方增信服务和国际化金融服务经验,能够使交易所现货仓库资源对接金融服务。

在苏宁看来,借助津贵所这个平台,也能更好地整合利用中信集团的资源。

“以非标准化产品的挂牌交易为核心,辅以物流、金融、定制等配套性综合服务,将更有效满足企业的现货贸易及风险管理需求,服务实体经济;以电子交易平台为核心,可以实现与中信集团旗下金融、物流、零售等资源的有效整合,为企业的现货交易交收提供一站式服务便利。”苏宁说,打通多层次的商品市场体系、通过构建多层次的商品市场来服务实体经济,是津贵所当下的着力点。!